星期四, 2月 28, 2008

YOUTUBE DOT COM Theme Song by Irving Fields

這老伯幫YOUTUBE做了一首主題曲,老伯太可愛了,寫了一首這麼活潑討喜的曲子。

Andy Timmon "Cry For You"


AMG是查詢樂手及唱片的好地方…這樣懂了吧。

Blogged with Flock

星期三, 2月 27, 2008

Andy Timmons "Super 70s"

好弱!!!

突然覺得好弱!!!

星期日, 2月 24, 2008

經濟議題的短篇寫作(一)

前輩給我幾個問題,要我想一想如果有這樣的命題讓我寫篇短文那我會怎麼發揮。
很好,接下來幾天我就已這樣的主題去寫寫吧。

1. 黃金走廊(中國與東南亞、中亞)
2. 石油、能源短缺造成的經濟問題
3. 美國次級房貸對全球經濟的影響
4. 環境問題(去年較熱門、今年已經有較平息了)
5. 印度、越南的經濟發展(取代中國)



Blogged with Flock

Netscape 9 Users: Time to Flock or Firefox

我的天啊,我現在才知道Netscape不再支援更新了,原來開發團隊在07年的12月底已宣佈不再支援Netscape Web Browers,直到最近又宣佈終止時間從2月延伸至3月1日,但我想終止開發的事實已成定局,延伸動作只是把最後的客戶服務做好,所以應該是不會有翻盤的機會。目前AOL, Mozilla, Flock和Netscape正合作開發協助用戶轉換瀏覽器的工具,這個新功能應該會伴隨新版的瀏覽器內建在裡頭,屆時該用戶可透過軟體而選擇轉至Flock或Firofox。

其中,我看了原文的新聞後,發現一個新名詞,Flock,這是一個以Mozilla codebased的瀏覽器,也就是說核心程式是與Firefox相近的,但與Firefox不同的是,這個新面孔強調的是社群的互動,首先是官方標語Flock Browe - The Social Web Brower, 次標Flock - the browser for people who like to be connected,相信從這短短兩句可略窺知一二。網站的功能介紹指出用戶可以透過瀏覽器看見有哪些朋友在線上,也可透過瀏覽器更簡單的做到圖片、影片、文字分享,其他沒特別提到的功能我想只要Firefox能Flock也沒什麼不能,頂多會因為族群不同而開放的功能也有所差異。

另外也是一個不是新聞的新聞,就是蘋果電腦的Safari在去年也推出windows版本,Safari的介面常是被模仿的常客,蠻多人喜歡蘋果電腦的美觀,其實蘋果電腦不只是硬體設計突出,連軟體的使用介面也很吸引人。

Safari跟Firefox, IE都各是不同的核心,自然是各有不同的表現,這三者都自有其擁護者,但這樣其實對網頁設計者或瀏覽者也有其不便之處,特別是一些政府機關、銀行機構對三者支援程度不一,這種情況是最讓人感到不公以及麻煩的,面對政府推廣網路報稅、線上下單、網路銀行ATM等,普遍來說對IE的支援最高,雖然隨著各自的擁護者增加自然會提高網頁呈現的正確度,但以微軟的銷售方式每一台電腦必然都會含有IE程式,所以要不就是使用內建IE或者是採用“雙核心、三核心”在使用,光是這點就很令那些其餘的推廣者頭痛。

Firefox, Safari和IE,今天你要選哪一道?

我可以都不要,另選懷舊菜色嗎?

我從MS-DOS時代就開始用電腦,依稀記得大約在國小及國中初期,撥接網路開始流行,那時網站不多,現在的蕃薯藤是最當時的大宗優質搜尋網站(當時沒有入口網站一詞),當時的電腦家、KIMO奇摩還尚未成氣候,相對現在那是多麼原始的網路蠻荒時代。Netscape 瀏覽器總是讓我想起小時候剛接觸網路的興奮,小孩子嘛,總是容易被新奇的東西吸引的,不過請使用僅存的想像力,想像原先你的電腦就只能使用C:\或者只能玩玩接龍的情景,那是多麼無趣,直到撥接網路的出現,每天都會聽到都~逼~~~接著看著數據機閃了幾下,YES,已連結上網路,開啟瀏覽器連入蕃薯藤,或者隨便點隨便上,漫遊於網海中,很新鮮的。順道一提,那時網路多快?當時我家有兩台撥接數據機,一台是3.36K另外一台是5.56K的聯強蝙蝠車,而你現在開相簿、下載檔案的大小是多少?

(當時還有一種很經典的IM軟體,ICQ,以前很喜歡喔喔來喔喔去。喔喔~)


延伸:
  1. 對於終止服務消息有興趣的朋友可至Netscape的官方blog看看來龍去脈。 >請點我<
  2. >新版Netscape下載< ,如果你想懷舊使用舊版Netscape >請點我< ,另外如果你是Firefox使用者且對Netscape的brower還有些眷戀者,可以 >點我< 下載主題。
  3. >點我< Flock嘗鮮。
  4. 當初的瀏覽器有IE 3以及Netscape 3,可說是兩強瓜分了瀏覽器市場互不相讓,更甚至兩者還建立自己的html語言,雖然都是w3c為基礎,但Netscape發展的語言更是受到網頁設計者 的青睞,也因此Netscape早期也是前景看好的軟體公司,一直到微軟使出高招 - IE夾帶WINDOWS 95發行,IE的市場佔有率便開始高升不下,而Netscape也不干示弱提出反托拉斯法制衡,只是最後的結果就…
  5. 早期Netscape與Seednet有過合作關係,不過詳細推行的服務已不記得,而Seednet後期也因無法與Hinet抗衡所以也轉型推廣不同的服務內容。
  6. 上面兩點是我的零碎記憶,為了不要誤人子弟,我已經幫各位在wiki找到相關資料 >請點我<

星期六, 2月 23, 2008

小黑,你怎麼了?

小黑是鄰居家的狗,這戶專營資源回收的人家並沒有給小黑一個溫暖的小屋,有時候晚上去小七的時候,可以看見小黑就在家門前的車下睡覺,在這種天氣在外頭餐風露宿應該很不好受吧,心底很不捨小黑的遭遇。

小黑從我國小搬來這裡就養到現在了,年紀想必也一大把吧,也因為這樣,所以不懂狗的我因此有過一些愚蠢的念頭。

以前我經過小黑面前他都會抬頭看看是誰經過,不過可能小黑老了,也可能是熟悉我這樣常經過的路人的味道,所以他已經不再探頭看是誰路過。在某天晚上前走往小七的路上,看見小黑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馬路上,當下我竟然閃過一個念頭“小黑,你怎麼了?”,我心底想該不會小黑掛了,我強忍心中的好奇慢步趨近,再用我們之間的暗語“小黑”輕輕地叫他的名字,小黑…沒回應,不死心再叫一次,小黑…沒回應,正當心底想著“是時候了吧”,小黑張開眼睛不爽的瞪我一眼,我不是狗專家但以自小被狗嚇到大的經驗我可確信,小黑的眼神中透露出"是哪個王八蛋在我做美夢的時候吵醒我",雖然他很生氣但我鬆了一口氣,因為原來小黑只是在睡覺,沒事,繼續去小七買我的茶裏王。

這樣蠢念頭並不只一次,但要怪就怪小黑演技太逼真,常常把睡覺演得像掛掉,而且越睡越靠近馬路,真叫人擔心,很怕哪天晚上忽然來個冒失鬼開車把小黑爆頭,這時我就來不及對小黑說,你怎麼了?

關於小黑,其實我有一點很他打抱不平,為什麼凡是黑色的狗都要叫做小黑?這樣對小黑是一種不尊敬,所以有一陣子我都叫他小白XD,叫他小白反而才探頭看我呢,大概是第一次有人對他喊小白吧(驕傲狀)。



不過最後小白聽久他也膩了,最後我還是叫他小黑,趕搭上正名的潮流。噗。

星期三, 2月 13, 2008

古早時代的豐胸技術

前幾天跟同學聊到當兵的事,一些有趣的回億都迸出來,不過發生的細節都忘了,果真人老記憶就會變差,這點真的不得不承認,可是我明明才二十五歲啊,體力、腰力明明都還不錯啊,怎麼記憶力就...

這件事是這樣的,大約在我快退伍的前兩三個月,我們單位來一位新指揮官,這位指揮官原是國防部長官的秘書,行事作風跟我們這種基層單位不太相同,這位指揮官明顯的開放跟大膽許多。

某天早上五查時,指揮官一反往常從旁邊走來,當時我們都把目光放在台上長官,沒注意到指揮官從旁邊悄悄走來,走到我們連上前面看到我旁邊的女兵,笑了一下,長官點她上台講個笑話,不過這女生嚇了一跳,急忙澄清自己不會講笑話,不願意的程度大概跟被逼著下海是差不多的,但the moment,指揮官接著就對著我說,不然高個兒你去幫她講笑話.....原本心裡偷笑的我瞬間石化,雖然我是專講冷笑話的諧星,但不代表面對一群阿兵哥我的笑話就會變成熱笑話,不過長官命令難違啊,而且身為紳士幫女生解決難題也是天經地義啊~

(信宜消防士,該挺身而出的是你啊)

我走上台了,第一次感覺原來我是胖子,不然腳步怎麼會重。站在台上看著台下幾百人,各種觀眾都有,最小就是阿兵最大的就....剛剛那個指揮官,站在麥克風前嘴唇的肌肉不受控制,前臉頰開始熱了,心跳也快了起來,所謂心跳百分百就是這樣吧,這時候搬出我的壓箱寶,這個老梗笑話從我國中就一直記到現在,從沒忘記。

從前的整容美胸技術還不發達的年代,豐胸是用打氣的效果讓胸部瞬間變大,所以你只要用雙手學公雞拍動翅耪的動作就可以隨時隨地豐胸。有名做過這種手術的妙齡女子走在大街上閒逛著,走著走著看見前方來走來一位帥哥,大概是金城武那般的帥,這妙齡女子當下轉過頭拍動手臂,希望胸部大一點看起來性感,的確,胸部變大了,但轉回去的同時,卻看見這位帥哥背對她,雙腳也在做開合動作...

各位弟兄以上就是我的笑話一則,台下掌聲零落,這笑話有這麼難懂嗎,心中有些落寞,畢竟沒有掌聲,冷笑話諧星也沒存在的必要了,不過,至少說完笑話腳步也輕鬆多了,下了台回到列上,繼續假裝若無其事。隔壁的阿兵跟我說他聽得我的笑話,這句話真是雪中送炭,我好開心啊,畢竟這是個所向無敵的笑話,沒有人笑面子哪掛得住,雖然其他人不懂笑點在哪,但隔壁的阿兵懂,我欣慰許多也保住這個笑話的不敗紀錄。

後來指揮官因為第一次聽不懂私下又叫我講了一次,指揮官笑了,我...又贏了。

不過有一點要提醒,現在軍中不再是清一色的男性同袍,因策略所致女性軍職人員也開始出現,講話必須看場合。那次經驗幸好大家沒有即時聽懂,否則我應該會因公開場合講黃色笑話而被軍法判刑吧,而且因為太好笑、太色情,而加重罰刑。



怎麼記憶力變差可是還可以講那麼多細節,我也不知道,也許這就是所向無敵的笑話的威力吧,聽過這個笑話的都說讚,專治憂鬱症的。

星期五, 2月 08, 2008

跳躍式

總覺得自己的想法,太會跳躍,有時候像是被剪斷的匹布,有時又像是過度簡約的省略。

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建築夢

原本我有個建築夢,但夢境離我很遠,雖然我對建築設計有相當的熱忱,對設計之美也有某程度的辨析能力,但相對於專業建築設計師這些只是一層thin skin。

這樣的宣告很尖銳直接,但是個讓人快速清醒的方法。

每一個人都曾為追求專業能力付出過,我也不例外,只是,我對於自身的專業熱忱小於對於建築之美的追逐。有過累積專業能力經驗者都應該有種體認,那就是"隔行如隔山",每一個人的專長都是經年累月的訓練,在高度的專業訓練下,廣度的犧牲是必然的,因此想從此山躍到另一個山頭並不容易。

於是,我不禁問自己,我的熱忱能夠讓打破這樣的高牆嗎?從年紀到家庭環境,到現實工作考量,我還有這樣的條件去找尋心中的理想國嗎?

有種令陵南也懼怕的未知數叫做,櫻木花道,熱血和傻勁。櫻木花道偶爾會說服我在有生之年要踏上追夢的路上,但有時候我也體認到像櫻木這樣的天才也只出現在漫畫裡。

維持夢境,改變夢境?

幾經掙扎後.....也許心中那顆名叫建築的種子會長成不同的面貌,我無法預期,但我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