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08, 2008

建築夢

原本我有個建築夢,但夢境離我很遠,雖然我對建築設計有相當的熱忱,對設計之美也有某程度的辨析能力,但相對於專業建築設計師這些只是一層thin skin。

這樣的宣告很尖銳直接,但是個讓人快速清醒的方法。

每一個人都曾為追求專業能力付出過,我也不例外,只是,我對於自身的專業熱忱小於對於建築之美的追逐。有過累積專業能力經驗者都應該有種體認,那就是"隔行如隔山",每一個人的專長都是經年累月的訓練,在高度的專業訓練下,廣度的犧牲是必然的,因此想從此山躍到另一個山頭並不容易。

於是,我不禁問自己,我的熱忱能夠讓打破這樣的高牆嗎?從年紀到家庭環境,到現實工作考量,我還有這樣的條件去找尋心中的理想國嗎?

有種令陵南也懼怕的未知數叫做,櫻木花道,熱血和傻勁。櫻木花道偶爾會說服我在有生之年要踏上追夢的路上,但有時候我也體認到像櫻木這樣的天才也只出現在漫畫裡。

維持夢境,改變夢境?

幾經掙扎後.....也許心中那顆名叫建築的種子會長成不同的面貌,我無法預期,但我期待。

沒有留言: